挖苦菜散文

诗话网 2021-03-22 文学网 文学体裁 散文

【诗话网 www.obdowntown.com】

挖苦菜散文

  春风吹来,苦菜花开。

  一个春光明媚的午后,带着女儿来到郊外,走在田埂上,脚下那一片片返青葱绿的麦苗,正在和煦的春风里起舞,果园里粉白的杏花已经灿烂成一片雪海。沟壑麦垄里,荠菜、苦菜及一些不知名的小花小草钻出地面,默默装点着这个绿色的春天。

  春分过后,最早的荠菜头顶着白色的小花,已经进入盛年,正悄然从人们的餐桌上退下,这时苦菜成为人们喜爱的野菜,田野里,放眼望去,三三两两的男女老少,如蛰伏了一冬的鸟儿,向暖而动,红红绿绿地散布在高低起伏的田野里,沐浴着温暖的阳光,他们一手拿着塑料袋,一手拿把小锄小刀,躬身伏地,边走边挖着正应时的苦菜。

  苦菜又名“败酱草”,性寒、味苦、无毒,是一种药用食用兼具的野生植物,多食有助于增强机体免疫力,促进大脑发育,常食还有减肥、养颜、清热解毒之功效。在那个穷苦的年代,漫山遍野的苦菜曾成为人们果腹之物。

  看着休闲挖菜的人群,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很多童年挖菜的情景,记得小时候,每天放学回家,扔下书包,挎起篮子便和小伙伴们奔向田野,在野地里来回奔跑追逐,只跑得汗流浃背,辫子散开,个个脸上成了小花猫才想着赶紧去挖菜,什么荠菜,苦菜,米蒿,挖到蓝子里就是菜。

  随着夜幕降临,我们挖满了篮子回家,肚子也觉得饿了,可是大人们干活还没回来,于是顾不得把手洗干净,就拿着煎饼吃着上街了,接触过苦菜的手沾满苦菜的汁液,一会儿就把煎饼染绿了,吃到嘴里苦苦的。

  记得有一次,邻家头发花白的老奶奶拄着拐杖立在街头,看我吃的香,瞪着一双混浊的眼睛看了一会,说给我点尝尝吧,人都说老人赛顽童,还真是,于是调皮的我就把煎饼最外面那层揭下给老奶奶,老奶奶吃到嘴里,立刻吐了出来,什么煎饼,这么苦?看她皱着眉头的样子,我们不禁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苦菜很苦,但是做成菜豆腐就不那么苦了,母亲把其它野菜剁吧剁吧喂了猪和鸡。唯独把苦菜挑出来,摘干净,在水里浸泡一夜,多泡去点苦味,然后剁碎,掺上豆渣,放锅里一蒸,一股带着苦味的清香弥漫开来,苦菜豆腐做成了,成为我们的一道美食。

  很多年过去了,家乡及周边的村庄被林立的工厂包围,再也不见了昔日的旷野,没有了土地,也就没了野菜。现在的孩子都不认识苦菜,也没有机会去拔野菜了。

  离开家乡很多年,岁月流转,物是人非,童年拔野菜的情景渐渐被遗落在岁月深处,但是偶尔想起,仍是那么亲切温馨。

  现在走进菜市场,可以看到很多摊位上都有苦菜之类的`野菜在买,有时也会买点回去做菜豆腐,但吃不出原来那个味,有人说是好东西吃多了,现在谁还稀罕苦菜。

  其实也不尽然,那个年代,日子清贫但是我们精神愉悦,童年的生活天真无邪,野地里的奔跑,玩耍,处处充满活力和快乐,苦菜吃到嘴里不觉得苦,母亲起早贪黑做成的苦菜豆腐竟胜过今天的大鱼大肉。

  今天跟女儿说起当年挖苦菜的情景,从小在灰色水泥城堡长大的她,根本体会不到我们当时的快乐,那种对土地的眷恋,对故乡的情结也是她们这辈人不会理解的。

  我和女儿混入挖菜的人群里,边走边找苦菜,看着刚认识苦菜的女儿每找到一棵欢呼雀跃的样子,让我穿越时光,仿佛又回到了美丽的童年。

挖苦菜散文】的相关文章:

我们许一个梦吧散文赏析

老井的经典散文